您的位置:首頁  專題報道
三月的事 

    作者:    人氣:1602    發布時間:2015-04-03

清灶,生火,放雞……昨天的剩飯和糠拌了喂食。她忽然想起點什麼,從裝糠的大罐子裏拿出三個雞蛋來,洗幹淨了,輕輕放到鍋裏。

藍鳳仙很早就起來了,一家子連同雞啊、鴨啊、豬啊都要吃的。

鄉下人是勤奮的,佘鄉的婦女應該在第一隻雞開始打鳴時起來。

藍鳳仙的男人藍樟發是個樸實的漢子,不高,皮膚黝黑。不愛發火,笑起來就嘿嘿嘿的抖動身體。

在這個九十年代裏,鄉下人主要還是靠地吃飯,一畝二分地就主要靠丈夫打理。一年四季,早稻、晚稻、小麥、油菜……五穀飄香,地從未荒過。遇上夏天菜園子裏長的旺,鳳仙便揀了洗了挑著上最近的小縣城賣。城裏人喜歡在鄉下人打扮的人手裏買菜。認為健康,沒藥水。鳳仙賺了零票就換些鹽、味精、醬油、醋什麼的。平日鳳仙變著法兒煮菜吃。年底宰了家裏那口靠吃糠菜泔水的豬,自家留下十來斤過年,剩下的能換些錢。鄉下人錢的大用頭還是在化肥上,不肥的田砸下一年的努力也是白費。

鳳仙家有兩個兒子。大兒子藍偉星空長了一副好身體,二十的人了隻在家窩著,別家的孩子這個年齡多半出去打工或是扛起家裏一半農活了。他卻是整天樂嗬嗬的穿條黑褲衩無所事事四處亂晃。什麼活也不幹也就罷了,還老是動歪腦筋,偷別人家雞鴨。又不是因為貪吃,隻是把雞鴨弄得半死不活扔深溝裏。或是把人家瓜田弄得亂七八糟,紅瓜瓤,綠瓜皮,碎了一田。有時被當場抓住,村裏人為了讓他吃個教訓,順手就折根竹篾打他,他也不哭,隻傻笑。村裏人三天兩頭上門要人。鳳仙又是賠禮又是道歉,有錢就塞錢,沒錢就抓雞鴨抵著,或是舀米賠上。鄉下人經受不起那個損失又不好太為難鳳仙,畢竟鄉裏鄉親的,拿了東西也就罷了。村裏人都說他們家都讓這傻子給害了。鳳仙有時候火了也大力拍兒子,兒子不哭就衝她笑,臉上的烏青一顫一顫的。鳳仙心一軟就抱著兒子哭。後來丈夫用家裏12寸的黑白換了一頭小牛犢。電視不如牛來的實在,一年到頭就收到兩個台。莊稼人沒有閑工夫看電視,做了活回來就早早睡覺。說也奇怪,藍偉星從買了小牛那天起就願意和它親近,整天圍著它轉。丈夫便放了心把牛繩交了他。從此藍偉星成了牛倌,早早就在溪灘上放牛,安分了許多。小兒子小哥哥整十二歲,瘦瘦小小的。上小學三年級。夫妻倆想讓小的比大的好,取名超星。這孩子確也爭氣,年年拿大紅獎狀回家。

正趕上春耕,平時丈夫聽著雞搶食的聲音就起來,這幾日卻要鳳仙輕推推,累的。丈夫半眯著眼不好意思的笑笑,“起遲了……”

黴幹菜,醃菜,稀飯呼呼呼三大碗下肚,覺的有了耕上好幾畝地的力氣,丈夫把牛套上,牛犢已經成年了。村裏人租去耕地,按天算,一天5塊錢。今天牛給自家犁地。藍偉星聽到牛棚的動靜也起來了。

父子倆剛出了院子,鳳仙嚷嚷著追出來。

“等等,等等,雞蛋……”

“嘿嘿”丈夫笑著接過來,開玩笑說,“富人的待遇,小資本主義。”小心剝了殼,小口小口咽下。大兒子兩口就吞下了。噎得滿臉紅,丈夫用力拍兒子後背,鳳仙遞一碗水來。夫妻笑,兒子雖眼淚直冒,看見阿爸阿媽笑,便也直起身子笑。

小兒子揉著眼睛出來,看著阿爸阿哥的背影問什麼事。鳳仙拍拍他的頭笑著說快收拾了上課去。鳳仙給超星的飯盒裝滿飯,村小學中午統一給孩子們熱。看著小兒子的身影在田埂上漸漸遠了。她在一個大鋼精鍋裏盛了三個人的飯菜,也往自家地裏去。

拉犁也是有講究的。犁尖每次下去要有分寸,力氣要勻,不要力氣一上來一吆喝就沒了原來的深度。深深淺淺的地長不出好莊稼。大兒子在前麵牽著牛繩,丈夫耕地,妻子插秧,到了下午,看著秧子綠油油站滿了水田裏,一家人才直起了腰,丈夫才算有些空來抽杆煙。

生活總不會平平直直的過去,盡管每個鄉下人都希望波瀾不驚地過日子。

這不,就在第二天早上,鳳仙從鄰居嘴裏聽到的一條消息讓她大吃一驚。一大早,鳳仙就來到村口的小溪邊,跟一大群女鄰居一起洗衣服。

“村學校對你們山哈(佘人又叫山哈人,意為山裏來的客人)可是好了。”六嬸最先挑開話匣子。

“是啊。”鳳仙不想多說話,用力搓一件上衣。

“每個學校的山哈孩子都有錢發。”六嬸瞥了一眼鳳仙。

“沒有什麼錢。“鳳仙抹一抹汗,低頭用棒槌捶丈夫的泥褲子,弄出很大聲響。

“怎麼會?有!我們家小麗那天就拿回家兩張十塊的,還有八個亮晶晶的硬幣。”旁邊同族的女人說話了。

“難不成你們家超星沒拿錢回家?二十八啊!”六嬸比了比手勢,“不會讓孩子亂花了吧?你可要教育好了小孩子,不要又教不好了,成你大兒子。”

六嬸一副咄咄逼人的樣子,其他人附和著。鳳仙收了東西,挎上大籃子,“我洗好了,先走。”

回家路上,六嬸那番話在她腦子裏像新生的荷葉一樣舒展開來,晃來晃去的。學校真的給發了28塊?平時這孩子從來沒問我要過錢買東西吃,也就有時候要買個簿子要上三毛。

多塞他零零角角的他還不要,別人家的孩子每天要吃零食,超星卻不要。超星在田間撿到個一毛硬幣都會洗幹淨了交給我,28塊,怎麼會偷偷拿了四處花?

“超星不會背著我亂花錢的。”鳳仙自言自語道。

傍晚兒子回家,一切如常。鳳仙看不出什麼特別的。

“超星,這幾天學校有什麼有趣的事沒有,說來聽聽?”

“有啊,我前位江小羊今天穿了件花外套,全班人都笑翻了,哈哈,他坐在班上都不敢出去尿尿。哈哈!”

“有什麼好笑的!”鳳仙大聲嗬斥起他來,“那是他姐姐的外套改的,你有姐姐也讓你穿花外套。”

小兒子收了聲不敢講話,有些委屈的吸了吸鼻子回房裏寫作業了。

晚上躺床上,鳳仙把今天的事和丈夫說了。

“發錢?”丈夫想了想,“你說了好像我又想起來了,前天路過狗子家聽到發前什麼的。給佘娃發的?那我們家超星沒給你說什麼?”

“沒準真有這事,誰知道這孩子……”

“那怎麼行!這麼小孩子知道撒謊了還得了!明天下午放學後我上他們老師那問去!”

鳳仙是希望超星沒有藏錢,丈夫在這方麵對孩子很嚴格。




第三天,日子照過,丈夫去田裏下肥。大兒子去放牛。鳳仙在家縫縫補補,然後跨著籃子去田間剪馬蘭頭。

剪著剪著,忽然聽見有人喊自己。鳳仙站起來看四周,見根子爺爺一路跑過來叫嚷著。

“超星媽!出事了!出事了!”

這一叫把鳳仙叫慌了,腦子好似打翻了貨郎擔。是丈夫摔了?田裏水稻讓牛踩了還是……偉星!

“你們家偉星讓六叔綁了架在車子上在往村口送!”

“什麼!”鳳仙腦子裏閃過一道白色閃電。扔下手裏的東西就往村口跑。

村口聚裏一堆人,拖拉機上果然綁著大兒子,臉上滿是血汙,襯衫扯破了,上麵全是泥。

“怎麼了?怎麼了?綁我兒子幹嘛!”鳳仙擠進人群想跳上車解開兒子,卻被六嬸的胖身子攔下了。扯著鳳仙就破口大罵。

“你養的好兒子!從來沒學過好!殺千刀的惡膿包!我閨女要跛了腳,老娘要你背她一輩子!你這傻兒子我早就想打死了,看在你們夫妻倆的麵子上才容他到這麼大!今天我就把他送出去喂了狼……”

“你們要講理啊……”

六嬸男人惡狠狠衝開車的黑子吼著快開快開!扔他媽的臭膿包!

拖拉機發了狂般叫囂起來。

“鄉親們救命啊!他到底什麼事了啊……”鳳仙帶著央求哭著要爬上車,人群在湧動,有人在叫放了吧放了吧……

車子顧不上的她哭喊突突跑遠了。兒子反綁著手低著頭,看不清表情。鳳仙發出撕心裂肺的喊聲,追了幾步,身子一晃便摔在地上暈死過去了。

鳳仙醒來是在自己家床上,丈夫正嚷著要找六嬸家說理,鄉長攔著說不要衝動,兩家都有錯。

原來藍偉星許是看到了來向鄉下春遊的一對對情侶,二十好幾的他便也想起女人來。今天早上在路上看到六嬸上初二的閨女,竟然就伸手要去摸她剛發育的胸部。女娃子一害怕就尖叫著躲他,這一躲就一腳踩進了旁邊剛捂不久的火堆,中心還是紅嗵嗵的。偉星以為她在鬧著玩又往前走了步,這下糟糕,女娃子整個人倒到火裏去……好在路過的鄉親忙吧孩子從火裏拉上來,忙送到鄉醫院裏去。六嬸一聽說扔了手上的活就跑去找六叔,她男人脾氣一上來誰攔的住啊,綁了偉星就說要除了這害人精。

“那也不能這樣,他一個傻子怎麼在外麵活!”

“偉星他不是傻子!”鳳仙忽然用盡了力氣喊道。

這時小兒子一蹦一跳回來了,手裏拿著一輛玩具車在門口就愣住了。

“怎麼了?”

小兒子這一叫忽然觸發了炸彈般,平日和藹的爸爸忽然拿眼睛瞪他。小兒子一驚,打了個哆嗦,躲到角落去。

“你哥哥不幹好事讓人綁了!你是不是也不想好了!”

“哥哥?哥哥怎麼了?我沒做壞事。”兒子開始哭,不知所措。

“不許哭!”丈夫從來沒有這麼凶過。

“樟發,別那麼凶。”鳳仙掙紮著想起來。卻沒有力氣。

“沒做壞事?那,學校發的二十八塊錢你藏哪去了!別以為我們不知道!”

“我……我……”

“我去問過你們老師了!這麼快學會說謊了!錢就花在買那些玩意上了是不是!”丈夫搶過他手裏的車狠狠摔出門外去

“沒有……”兒子聲音輕下去,哭聲更大了。

“還哭!看我不打歪你的嘴!“說著樟發拿起笤帚就往小兒子屁股上麵打去,這一下就把笤帚給打斷了,小兒子一個踉蹌撞到牆上,頭上馬上一塊紅腫起來。鳳仙看了一陣抽痛,不要命的撲上來拉住丈夫。

小兒子捂著頭大哭著跑了出去。

“超星!樟發,我們已經丟了偉星了啊……”鳳仙哭的緩不上氣。

小兒子這一跑,鳳仙更是沒了氣力便叫丈夫去找,丈夫仍在氣頭上,大喊著“都死光算了!”

家裏忽然顯的破爛不堪。鳳仙,哭的眼睛都睜不開。丈夫在灶前皺著眉頭抽煙,幾袋煙下去,忽然站起身來。

“就當白養了倆畜生!”

正說著,門口有了動靜,劉慶奶奶牽著超星進了門,一聽見吼,小兒子往外一縮。

“別怕。”老人拉緊孩子,轉身對樟發說,“你錯怪孩子了。”

旁邊的劉慶說話了,“他把28塊錢偷偷放我書包裏了。還有玩具車是城裏孩子送給我們的,一對一的愛心活動……”劉慶張開雙手。

二張十塊的外加八個硬幣。

“這孩子是好孩子,看我們家過的有些困難。”老人說,“就把學校給佘娃的錢給我們家慶,慶今天才翻到夾在書裏的錢。正碰上小超星從門口跑過,眼睛紅紅的,就攔下來問了。”

丈夫的臉一下子平靜了。四十好幾的男人突然走過去一把把孩子抱在懷裏哭了。

第二天樟發拿上些錢一人去找大兒子去了。

後來,六嬸家在村幹部教育下反省了自己的錯誤,六嬸閨女的腳結了疤沒什麼事了。六嬸男人和黑子也坐上了拖拉機去找偉星。


外麵廣播裏麵正說著村裏技術員要下鄉來指導養蠶致富的事情,鳳仙在堂前準備明天祭祀用的水果。

明天就是佘節—“三月三”了。供桌,貢品,香燭。供奉著祖圖。

鳳仙穿一身佘服,虔誠對祖圖祈福。老人們都說,隻要看一看祖圖,所有美好的願望都會實現。一陣風吹過來,空氣裏麵滿是麥子灌漿的清香,好像吹來了來年的好兆頭。

(本文作者係我校學工部教師。)

相關信息
manbetx 假app 黨委宣傳部主辦  新聞熱線:0570-8068372  在線投稿
訪問統計: